辰曦橙子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叶黄】万水千山我陪你看

私设如山,ooc致歉QAQ,然后欢迎来看哇!说实话我自己都嫌弃来着……

————————————————————————————

黄少天踏着一地的枯黄,提着轻功疾走,一边走一边还念念有词:“靠靠靠!叶修那个混蛋一消失就是五年,兴欣的也是,嘴巴严的跟什么一样,居然悄悄把老叶藏起来。要不是魏老大说漏嘴……次奥!就算武功废了我也不会嫌弃的啊!躲什么!”

五年前第十届武林大会,届时叶修凭借一己之力,力挽狂澜最终夺魁,留下惊人一幕,就悄然隐退,不久就有消息传出,斗神叶修重伤毒发,武功尽废。离开的时候,只留给黄少天一个潇洒孤寂的背影。还有在清晨梦醒十分模糊的一句

“少天,哥走了。”




那天,黄少天看过了叶修惊人的发挥后,在武林大会散场时逮到了企图悄悄溜走的叶修。

“老叶老叶!你刚刚太厉害了我靠,孙翔被你打的脸都绿了哈哈哈哈,不过你刚刚手抖了吧 是抖了吧,我看见了我跟你说,说你老了你还不相信。我说你这是想溜啊,被本剑圣逮到了吧。”

黄少天那样子就像自己夺魁了一般,叶修看着好笑。

“我说剑圣大大,咱们可得小声一点啊,不然蓝溪阁副阁主私下幽会新晋冠军的消息明天可就要传遍武林了。”

“靠靠靠!谁幽会了,本剑圣明明就是来给你庆祝的,是光明正大的好不好!”黄少天这么喊着却是放低了声音,伏在叶修耳边叨叨。

“行行行光明正大行了吧。”叶修让人吵得脑壳疼,赶紧制止了对方的长篇大论,十分自然的牵起黄少天的手,带他避过了人群。

叶修牵着黄少天沿着树林边转,一边托雕花的石楠木根瘤做的烟斗吞云吐雾,时不时转头应几句黄少天抛出的话题,却独独没有再搪塞那人或是堵的那人说不出话。

倒是黄少天琢磨着有些不对:“老叶,你今天转性啦,这么好说话。”

“那倒不是,赢了心情好。”叶修弯唇笑笑。

“……你那点破事能别拿出来说了吗?!
我知道你赢了!不过下一次赢的肯定是蓝雨。”

“那怎么行,必须是兴欣的啊。”

黄少天瞪了叶修一眼回了几句嘴又跳到别的话题上了。

他的思维一向活跃。

叶修只是嘴角噙着一抹笑,注视着身边的人,看着他不停开合的嘴和晃荡在脑后的高马尾,悄无声息的将那人的声音听进心里。

再多说几句吧,以后怕是听不到了……

太阳向西倾斜,黄少天拽着叶修回了城里,随便找了家酒家坐下。点了几叠小菜,没要酒。叶修的酒量黄少天是知道的。

菜上齐了,黄少天先夹了一筷子卤肉递到叶修嘴边道:“来来来,听说这家的卤肉味道极好,快尝尝。”

叶修张嘴吞下,还顺带舔了舔嘴角道:“哟,少天大大这么贤惠啊今天。”

“滚滚滚!要不是看你打比赛累,我才懒得伺候你呢!”

“知道啦,来少天大大张嘴,啊~”

“你哄小孩呐!唔唔唔!唔?……好次!”

叶修收回筷子,单手撑着头静静地看着鼓着嘴咀嚼的黄少天,眼眸深处闪过一丝黯然。

有些事,还是不要让他知道的好,徒增烦恼罢了。况且,叶修也舍不得叫他难过。

“老叶你老看我干嘛?”黄少天是蓝溪阁的剑圣,王牌,又是以机会主义者闻名,观察力几乎登顶。在黄少天擅长的领域,叶修也不一定比得过他。叶修今天的异常,黄少天早就看在眼中。

只是他没有说。

如果叶修不想让他知道,那他就像往常一样。

但是五年后黄少天想起这时候的想法时,简直气的想骂娘:什么尊重,都是放屁,老子就该刨根问底然后把他抓在手里。

问了叶修就会答吗?黄少天不知道,也不想去想。人总要给自己一点动力的。

“你好看。”叶修答。

“……”

囫囵吞枣一顿饭结束,叶修和黄少天互相拥吻着就滚上了客房的床。

一夜云雨不提,这次叶修倒是卖力的很,要了黄少天不知道多少次,到最后黄少天张着嘴什么都都喊不出来,晕在叶修怀里。第二天在叶修告别后连起床去追的力气都没有。

回忆到这里就结束了,后面的事黄少天不想提。无非就是一群人和黄少天一样疯狂地寻找叶修,黄少天更是从中原找到了边塞。

兴欣的人倒是比较平静,一副知情的样子。可这次嘴巴却是一个赛一个的紧,谨言慎行的很。就连黄少天和喻文州轮番上阵,嘴炮和心脏交替着来,都只得到一句:叶修没事,就想一个人静静。

这武林虽大,可能站上顶峰的却没几个,叶修是一个,黄少天也是一个。

他们这些人,一点小动静就能引起整个武林的关注。更何况是斗神消失武功尽废这种大事呢?

每个人都惊疑不定的猜测的时候,最先冷静下来的反倒还是黄少天。

黄少天就在蓝溪阁众人担忧的目光下,背着冰雨走了。喻文州眉宇微皱眼睛里闪过一丝无奈,却也没有阻止。黄少天早就找过他了,无比郑重的对他说:“文州,我决定去把各处的好风景都逛一遍,然后等老叶静下心,回来找我,反正他肯定要回来的,对吧?对吧……然后,我就带他去看我选好的地方。”

“少天……”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文州,你别劝我。如果老叶不回来找我,那就我去找他。”黄少天抽了抽鼻子。

“好吧,一路平安,如果有什么事就回蓝溪阁。”

“谢谢,文州真的谢谢你。”

喻文州对黄少天的好,蓝溪阁对黄少天的好,他都一一记在心里,可除了谢谢,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虽然知道这事不该怪叶修,但是作为好友,喻文州心中还是生出一丝埋怨。

至少,告诉少天啊。




兜兜转转,当黄少天第三次转回原点,才找到湿湿嗒嗒的暗道,看着里面曲折蜿蜒的的小路黄少天简直没脾气了。认命一般弯腰钻了进去。

他总算是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一起找就是找不到叶修了。像他这种知道详细路线,连那个弯道几块石头都问清楚的,要找到地方也绕了大半天。

黄少天费了一番脚程才重见天日,心里一阵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慨。

山林的雾气把黄少天的头发浸的湿嗒嗒的。清新的空气平复了点黄少天焦躁的心情。

大概走了又三四里路,黄少天来到了树林的边缘,眼前是一块平坦的土地,中央有棵枫树,风一吹就萧萧瑟瑟地飘下枫叶。树下有个模糊的背影,显得有些凄凉。黄少天的鼻头有些发酸。

好吧,山不来就我我便去就山。

黄少天抬脚往前,在离叶修四五米的地方停下了脚步,他这时才看清,叶修是坐在一个木制轮椅上的,一只手上还托着他那烟斗,黄少天有些不知所措,心中所以的怒气的在看到这样的叶修时,消失殆尽了。当黄少天还在思索该用什么表情面对叶修时,前面的人倒是先察觉到了黄少天的存在。

叶修听着背后踏碎落叶的声音响起,就知道有人来了,本以为是苏沐橙或者方锐,可想想苏沐橙身上常年有樱草的香味,即使在烟味中也很好分辨。而来人太安静了些,怎么也不像是方锐。那人似乎在他背后站住了,就像在扮演沉思者,可那眼神却炙热的仿佛要把他穿透,烫伤。

让叶修想起来一个人,他也经常用那双灵动的眼睛,炙热又专注地看着他,看进他心里。

叶修叹了口气,单手转动轮椅的木轮,回了头。

叶修想过很多种与黄少天相见的可能性,唯独没有想过这一种。兴欣的众人其实没有骗黄少天,叶修真的是出来散心了。原因倒还真不是因为自己的武功和腿,更何况叶修的武功也没有全废。他只是不知道如何用这残破的身体去面对黄少天。

要是在平时,叶修当然知道黄少天是不介意这种东西的,但是,独独这次叶修就钻了牛角尖,而且一钻就是五年,本来已经快理好的思路就被黄少天的突然出现打断了。叶修看着黄少天通红的双眼艰难的吞了吞口水:“少天……”话刚出口叶修就本自己沙哑的嗓音吓了一跳。

黄少天也因为这一声唤回了神。

“老叶你……”黄少天冲着叶修上下比方了一下,“为什么我不告诉。”黄少天也有些埋怨但更多的是心疼,比起自己找了五年,叶修承受的伤痛明显更多。

“次奥!魏老大还骗我说你很好!真是的你当时就该告诉我。我……我又不会嫌弃你!”

明明有很多问题要问,但是现在黄少天什么也问不出来,满满的心疼已经要把他的心涨满了。黄少天不经唾弃自己真没骨气,说好来兴师问罪的呢?

“老叶,你没事吧,真的其实你要是受了什么打击,告诉我,我保证不笑话你,说出来心情说不定就好点了呢?对吧对吧!你可千万别自己憋着啊。”

叶修这是已经从短暂的惊讶中走了出来,刚想开口就被黄少天一大堆话砸了下来。啊,还是这么吵啊,不过,我喜欢,叶修在心里想着,也是,黄少天怎么会在意他的武功和是否残疾呢?是他自己关心则乱了,白白浪费了五年的光阴,幸好,他没有错过。

叶修坐在轮椅上,笑了笑,手向前伸开做出拥抱的动作,“打击是挺大的,少天大大,来,抱个回点儿血。”

“靠靠靠!老叶我还没找你算一走就是五年这笔账呢!抱什么抱!”虽然话说这么说,黄少天还是乖乖走到叶修身边,蹲下,把头靠在叶修胸口,叶修也挺直了背环住黄少天。

这个姿势两个人都算不上舒服,但是他们谁都没有动,也没有开口,安安静静地享受这迟到了五年的岁月静好。

这五年来的得与失他们心中自有计较。

黄少天最先打破了沉寂,开口道:“老叶,你武功真的嗯……那个了嘛?”

“那个是那个?”叶修逗他。

“你明明知道我说的是哪个!”黄少天气结,他是真的不想说那两个字。

“没有,只是减弱了一点。”叶修不再逗人,认真的回答。

“减弱了一点是什么概念?”

“就是足够虐你的概念。”

“……”好,黄少天成功炸毛了,要不是叶修现在这个样子,他肯定拿冰雨在那人身上戳几个窟窿出来。


叶修用手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感觉还是软软的很舒服,“其实,刚开始知道这个结果的时候,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我一直害怕你会接受不了。”

叶修这是在解释吗?等等!我在他心中到底是个什么形象?!我是这样的人嘛??黄少天这么想着,嘴上也问了出来。

叶修笑笑:“你不是,是我杞人忧天了。”

“老叶我跟你说,总会有办法治好的,实在不行要不然让肖时钦帮忙弄个假肢什么的。”

“……”肖时钦还有这功能?叶修仔细思索了一下,应该没有吧?

黄少天没理叶修的沉迷自顾自地说“或者我也可以推着你去不同的地方啊,我这五年去了好多地方,风景都非常好,我带你去看看,然后一起找回复的办法,先去岭南吧,我们蓝溪阁那儿的荔枝可甜了。”

叶修本已放弃的心中出现了一丝期待,他想站起来,站起来去拥抱眼前的少年,然后和他一起并肩,看万水千山。

怀中的少年有些疑惑地抬头:“老叶?”
叶修回神笑了笑。

“好。”





END.

评论(7)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