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曦橙子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周棋洛x你】我来保护你(下)应该是灵异向(?)


*神棍周棋洛x普通上班族你,女主遇鬼体质

*私设如山,ooc致歉

*文里妖魔鬼怪纯属瞎编

*最后欢迎来看啊!

————————————————————

在一起渡过了三个有惊无险的晚上后。第四天周棋洛终于忍不住了,他道:“其实我觉得不用那么紧张,你越紧张它可能就是不出现。所以我们放松一点,说不定他就会出来啦!”周棋洛挤眉弄眼的看着你,装的可怜巴巴的,生怕你不答应似的。

你“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摆摆手表示同意。其实你已经没有那么害怕了,因为常常没个正行,拿着指南针充当罗盘的周棋洛,在你害怕时,总是给你意外的安全感。他会在你紧张的时候,温声安慰,也会在你心惊肉跳的时候把你紧紧揽在怀中。

周棋洛见你答应,眼睛一亮熠熠闪光,立刻抱起手机趴在沙发上刷起帖子,看那里有好玩的地方,像个大型犬一样。一边还向你问着:“薯片小姐,你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我看这个公园不错,听说樱花很美。”


“公园也就看看风景,适合饭后散步,我们总不能,逛一天公园吧。”

周棋洛点点头,“也对。”


你们刷了三四个帖子,挑挑选选最终敲定了地点——游乐场。选定这个地方的原因主要是周围有很多美食,玩累了就能吃,这对于两个吃货来说是绝对不能拒绝的,再一个就是你除了小时候,就基本上没去过游乐场了,有点怀念。

决定了地点,那么其他的就快多了,你们三下五除二整理了包,其实也就拿了必须要带的手机钱包等杂物。笑笑闹闹的沿着街边走,经过与街道只有一墙之隔的足球场,少年们独有的清亮的笑闹声隔着铁丝网传来。你听着,脑子里情不自禁的想到了周棋洛玩笑般的微笑,带着他独有的狡黠,却张弛有度,似乎任何困难都可以轻松解决一样。你不禁羞红了脸。

风撩起了你的发梢露出微红的耳尖,周棋洛比你落后了一步的距离,把你的身影看了满眼。

看着你被风吹乱的头发,周棋洛有些手痒的想把你的头发捋顺,让它服服帖帖的搭在你肩上。想的出了神,脚步就不自觉的慢了下来,比你又多落后了两步。感觉到身后人的呼吸声小了一些,你疑惑的回头,转眼就看见了盯着你愣神的周棋洛,两人的眼神撞了个正着,你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唇,却没有躲开视线的接触。你双手隆在唇边冲周棋洛喊:“琪洛你愣着发什么呆呐!快来,我们去玩啦。”

周棋洛听见你的话,明显是愣了愣,你还是第一次用那么熟稔的语气和他对话。他搓了搓食指上带的戒指,笑开了。迈开本就修长的双腿,快步来到你身边,斜侧着身体,用他宝蓝色的眼睛和你对上视线。

你至今都记得他那时笑得温柔,眼睛里满满都是你。

周棋洛开口,“薯片小姐,你说,我们算不算在约会呢?”

“……嗯?”你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一时间有些拿捏不准力度。周棋洛的眼神中带有前所未有的认真和热枕却都清晰的传递着一个信息,——他是认真的。热度从你的脸颊传来,不用看都知道肯定红的像熟透了的苹果。

“会不会太快了?我……我还没谈过恋爱什么的……”

“噗,那就当练习吧,那么薯片小姐,你愿意和我练习一次谈恋爱吗?”周棋洛往前跑了几步,朝你伸出手,因为背阳,他的脸庞带着一层模糊的光晕。你动了动指尖,像是得到了一个放纵的理由,又像一个得到准许可以碰糖的小孩子,急切又毫不犹豫的抓住了眼前的手掌。周棋洛的手指很修长,白净,但是摸上去,拇指食指中指的指腹上都有一层薄茧,很明显是常年练习书法留下的。周棋洛之前受的训练严格,自己也肯下功夫,所以那茧的位置特别明确,摸着也特别舒服。

周棋洛牵紧了你的手,笑得嘴都合不上,“哈哈薯片小姐的手好小,和人一样,小小的都好可爱。”

你们就这样已练习为名,实则约会了一天,在玩了无数个刺激的项目却独独错过了摩天轮的你们,最终在一家火锅店落了座。你们吐着热气,达成共识:夏天吃火锅冬天吃冰棒什么的最棒了!

你们点了个鸳鸯锅,看着一边红彤彤的锅底,你咽了咽口水。周棋洛在旁边看着好笑,“薯片小姐你不是怕了吧,没事有我呢。”

你觉得你的尊严收到了挑衅,瞪了眼周棋洛,“本小姐才不怕呢,这样,我们谁先开始吃清汤锅底谁请吃明天晚上夜宵。”说着就撸了撸袖子,夹起一块周棋洛刚刚煮的肉放进嘴里,被烫的倒吸凉气,还不忘道:“先干为敬。”

周棋洛看着你鼓着嘴,满嘴通红的样子捧腹大笑,“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不行了,太可爱了,好好好,说好了,谁输了谁请夜宵,可不准赖。”
一边给你递水。

“你才赖呢。”你又狠狠的瞪了周棋洛一眼,又眼疾手快的夹起另一块肉扔进嘴里,一手还端着周棋洛递过来的水。

“诶诶诶,薯片小姐你给我留点啊。”

你们风卷残云的干掉了三盘肉两盘菜之后,才抱着圆鼓鼓的肚子,通红着嘴唇宣布停战,虽然到最后基本都是周棋洛在吃。你灌了一大口饮料才吸着气开口,“好饱啊,玩的真开心,好久没这么痛快过了。”

“哈哈你开心就好,怎么样不紧张了吧。”

“嗯!谢谢你周棋洛。”

周棋洛笑眯眯的看着你,眼睛弯成了月牙。

你们又在店里坐了一会儿,等到窗外的天空完全黑下来才并肩出了店门。亮白的月光把两人的影子拉的老长,长的有点不真实,特别是你们俩影子的交汇处,长的可怕。仔细一看,就像长发铺开,撒了满地。

在黑夜的掩护下,那团黑乎乎的头发开始蠕动,沿路还留下一道带着霉味的水痕,周棋洛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微微侧了侧头,垂在身侧的手不动声色的轻扶在你腰间,类似一种保护的姿态,另一只手拉过你的右手,一笔一划的写道

‘它来了’

你愣了愣,旋即心中一紧,有些颤抖地转过头紧张的望着周棋洛,用右手回写

‘那怎么办’

‘没事,和平常一样回家就行,别怕有我’

周棋洛安慰似的捏了捏你的手,你僵硬的点了点头。尽管你非常相信周棋洛,但是害怕是人的本能,光靠心里安慰是没法制止的,更何况是遇上这种非人类的东西。你没被吓晕过去都够你自豪的了。

后半条路你都不知道是怎么走过来的,只记得背后一阵阵凉意还有一道充满贪婪的目光,让你头皮发麻,周棋洛护在你腰后的手还有他均匀的呼吸是让你坚持下去的唯一动力。你直觉得这条路好长,好似怎么走都走不完。周棋洛一只手插在口袋里,耳朵始终注意着后面的动静,你们俩没有再说一句话,四周只剩下“踏踏”的脚步声,和忽隐忽现的裙摆拖地的“沙沙”声。

你僵硬的抬脚踏进周棋洛家,感觉你自己大腿肌肉的痉挛了,冷汗湿透了背后的衬衫,白嫩皮肤若隐若现,放在平时那是非常惹眼的,只是现在谁也没心情欣赏。

周棋洛在一阵冷风吹过后迅速一脚踹上了房门,把你揽到怀中,把你的头紧紧按在胸口,动作一气呵成。

窸窸窣窣的声音响成一片,浓稠的黑色在脚底快速爬动,瞬间就铺了满地,整个屋子都臭气熏天,令人作呕,刚刚吃的东西现在正一阵阵上涌堵在你的喉咙口。

真正面临你不人不鬼的东西时,你反而冷静下来了,耳朵里全是周棋洛沉稳有力的心跳声,不知何时你居然如此依赖这个曾被你打上不靠谱标签的小神棍了。你闭了闭眼,遵循了心中最无加掩饰的想法,搂上了周棋洛的腰,紧紧的抱住,挤掉了你和他之间最后一声空气,整个人贴在他胸口。

周棋洛眼神亮了亮,嘴角不自觉的向上扬起,伸手拍拍你的背,笑道:“薯片小姐,你抱这么紧,我没发做动作啊。别紧张,你只要呆在我身边就好了。”你红了红脸,依言把手松了一点点。

周棋洛低头温柔地看了你一眼,再抬头便是目光锋利如剑,如同天空中的雄鹰搜寻这自己的目标,又像刚刚露出利爪的猛虎,随时准备思索猎物。周棋洛用眼神震慑,并最后警告着那个缓缓爬起来的东西。它似乎真的被镇住了,但是下一刻就又露出来贪婪的本性,沙哑的吼叫,目光炯炯的盯着你,就像在看一顿美食。

它还是四肢着地,整个身子就像被头发包裹一样,仔细一看就会发现,那一团一团黑色物质不只是从头部长出来的,还有从身体各个部位伸出的,黑色头发深入皮下血管,除了脖子,就连嘴里也吐着黑色细丝,导致它的嘴已一个诡异的姿势张着,大的不像人,眼球也突兀的向外凸。那样子,就像暴死的人类。它拧着脖子四肢一起用力,朝周棋洛扑了过去,周棋洛一直插在口袋里的手动了,猛地掏出一张黄符,朝着它的面门贴了上去,不过那黄符就只顶住了它一秒就被它湿漉漉的黑发浸湿失了效果。地上的黑发卷上了你和周棋洛的脚踝,开始向上延伸,你现在只觉得脚上湿湿痒痒的,恶心的要命,脑海中总是出现湿头发,和干枯的四肢。

周棋洛皱皱眉抱着你往沙发的方向一滚,把你拖起来放在沙发上,自己却因为腰和地面接触而被缠上了头发,紧紧勒在他腰间,勒的他喘不过气来,那头发经还有逐渐往上向脖子进发的趋势。周棋洛心道不好,要是被缠上就是必死无疑,口中一边念起你听不懂的语音,一边从沙发地下抽出不知道喂了多久灰尘的桃木剑。

你:“……”难怪我当时没找到。

之前布下的法阵开始发出淡淡的金光,周棋洛用桃木剑砍断绕在你俩身边的长发,白着脸盘腿坐在地上喘气,被缠一下的感觉真不好受。你担忧的看着他,周棋洛回你一个眼神让你安心。

它在金光一闪而过之后就停在原地,保持着四周奔跑的样子看上去滑稽极了,周棋洛站起来拍拍裤子将一张黄符贴在它的脖子上,它非常一声凄厉的吼叫。周棋洛踢了踢它,“别叫,现在知道害怕了,刚刚缠我的时候这么不怕。”桃木剑顺着黄符扎在那东西的皮肤上,看似坚硬的皮肤却被轻易戳破。伴随着令人牙酸的惨叫声,一阵火光,室内恢复了本来的样子。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只有脚踝的湿度,依然存在。周棋洛回头冲你笑笑道:“看吧,我说了没事,它不会再来了。”

“……”你突然鼻头发酸,那东西不会再来了,那么,你也没有理由再留下去了。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

你满脑子都是这句话,心里更是溢满了不舍,你们明明早上才刚刚练习过约会,晚上就要分开。

房间陷入了一阵尴尬的沉默中。你低着头,周棋洛看着你。最终周棋洛先开了口

“薯片小姐,你这种体质之后难保不会再遇鬼,所以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给你一出一个注意。或者说,给你一个选择。”周棋洛深吸一口气,继续道,“你愿意做我一辈子的客户吗?终身免费的那种。”

“……”你呆愣着抬头看着周棋洛,眼睛里充满了惊讶。

“哦,对了,之前说给你算得卦,我算出来你五行缺我,适合让我来保护你,方可解大凶之兆。”周棋洛一本正经的说。

“……噗。”你被周棋洛的样子逗笑了,笑得眼泪都出来了,缓了老半天才摸了摸眼角,“那从现在开始你周棋洛就是我的专属神棍啦!你是我的!周棋洛,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你,谢谢你。”

“我也是,薯片小姐。”










END

沉迷小说的我终于想起来码着了emmmmm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