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曦橙子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周棋洛x你】我来保护你(中)应该是灵异向(?)


*神棍周棋洛x普通上班族你,女主遇鬼体质

*私设如山,ooc致歉

*文里妖魔鬼怪符咒法阵纯属瞎编

*最后欢迎来看啊!

————————————————————

你手忙脚乱的敲开周棋洛的房门,看着眼前陌生的却有一种莫名安全感的少年,千言万语都如鲠在喉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温热的指腹贴上你的脸颊,轻轻拭去你脸上的冰凉。不知何时你竟泪流满面,紧绷的身体让你没有察觉眼睛的酸痛。在你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周棋洛便飞快的收了手,侧了侧身给你让开条路:“进来吧,外面怪冷的。”

“谢,谢谢啊,这么晚打扰了。”你抽抽鼻子道。

“没事,也不晚啦,我没这么早睡。”

你侧头瞟了眼挂在墙上的时钟,时针端端正正的指在12点的位置,周棋洛穿着的睡衣及凌乱的头发,怎么看都不像是没睡的样子。你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周棋洛抬眼看出了你的尴尬,心中对你的遭遇也猜到了七八分,却并没有主动询问,只是招呼你坐下,拿杯子倒了杯热水塞在你手中,你低着头氤氲的热气模糊了你的视线。你用袖子擦擦眼角,再抬头桌上便多了一桌子的小零嘴,周棋洛还在蹲着远处的冰箱旁,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你:“这里有布丁,你要吃吗?不过剩的不多了,那家店的老板不常来做。真是个怪人,你说对吧。虽然他人很好。”周棋洛蹲着地上自个儿嘟嘟囔囔,态度就像相识了十几年的好友。你焦躁的情绪竟被周棋洛的一段插科打诨给抚平了不少。晚饭就没吃的你,刚刚太紧张所以没察觉,现在放松下来,胃就开始跟你抗议了。你捡起桌上的一块曲奇,撕开包装袋咬在嘴里。真甜,你咂咂嘴。

周棋洛趁你低头时弯唇笑了,碧蓝色的眼睛里似有点点星辰,还有他自己都没注意到的温柔。可惜,你没看见。

周棋洛从冰箱里拿出两杯布丁开了封口一杯递到你面前一杯送到自己嘴边,他咬着杯沿,“尝尝,可好吃了,我每次紧张的时候都喜欢吃点东西,据我多年经验观察,吃这个布丁最好解压。”周棋洛的声音有点含糊不清,可你还是听见了。你握着布丁杯,指尖在光滑的杯壁上摩擦,仰头冲着周棋洛展颜一笑:“周棋洛,谢谢你。还有,对不起,玉……碎了。”

“哦,那个啊,保了你一命肯定碎了嘛。不然你也不会出现在这儿,对吧。”周棋洛满不在乎的笑笑,好像早上要钱的人不是他一样。

“今天太迟了,吃点东西先休息一下吧,具体信息明天再告诉我好啦。不过,我家就一张床,就只好委屈你将就一下,睡在我床上了。”

“不委屈不委屈。”你忙道,开玩笑,你大半夜跑到别人家,别人不把你赶出去反而把床让给你休息,怎么可能还委屈啊。

你又想起来:“那你睡哪儿啊?”

“那我就只好打地铺了咯,舍命陪美人吧。放心没事的。”周棋洛笑得张扬,如六月的艳阳。他笑嘻嘻的打趣抹去了你心中最后一丝的芥蒂和歉意。

你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周棋洛逐渐均匀的呼吸声萦绕耳畔,添了一室安宁。你看了眼在床下安睡的少年,乱糟糟的心似乎也沉静下来。

早晨熹微的阳光撒了满屋,晒得人懒洋洋的。窗帘的一角被人细心的掩上,遮住了照在你脸上的光斑。你撑着床沿坐起来,地上的铺盖已经被整理好卷在一旁。你铺好被子靠在卧室的门框上喊了声周棋洛,却无人应答,大概是出去了吧。你巡视了一圈——除了空荡荡的房子和家具,其他什么都没有,连些什么黄符,八卦镜,方位仪也都没有。这让你在心中打下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即使在多年之后,你们彼此情深缱绻之时,你还是喜欢问周棋洛:“为什么你驱鬼从来不用些法俱符咒啊,电视剧里那些人做法都是要念一堆咒语的。”每次你这么问周棋洛总是会搂着你的肩膀笑着回答:“因为我比他们厉害啊,我可是保护薯片小姐的超级英雄呢,只要我在,鬼就自己跑啦。”

当然这是之后的事。

你寻思着还是先去买个早餐来表达一下谢意。早上应该是没有鬼出没的吧……你心里在打鼓。打包完两份楼下小吃店的灌汤包又去打了两杯豆浆,才拎着上了楼。站在屋前你才想起来你没有房门钥匙,尝试性的敲了敲门,没人应。你干巴巴的和门板对视三秒钟,有些气馁的垂下头。

脚步声由远及近,在你以为要和你擦肩而过时,却堪堪收声。你转身和那人打了个照面,两人都愣在原地。那可不就是失踪了一个早上的周棋洛吗。你眼光下移望到了周棋洛的手里也提着个纸袋,看样子显然是两份的重量。你抬头顺着周棋洛的视线看向自己的右手,那只手赫然也拎着一袋热气腾腾的吃食。两人又皆是一愣,周棋洛率先反应过来,唇角扬起微笑:“哈哈,看来今天的早餐很丰盛嘛。”你侧开身给周棋洛让出位置,周棋洛掏出钥匙开门,你跟在周棋洛身后进屋,看着他的背影出神。周棋洛拎着袋子直奔饭桌,坐好后抬眼就看见你锄在门口,咧咧嘴无奈道:“薯片小姐,你傻愣着干啥呢,过来吃啊。”你赶忙回神,绕到饭桌边坐下。将自己买的一并放在桌上摊开。周棋洛咬了一口包子指了指自己买的东西:“这就是我昨天晚上和你说的那个店长做的,本来只是想碰碰运气,没想到今天他真的在,有口福啦。唔!这个灌汤包好好次。”

周棋洛吞下口中的包子继续道:“是楼下那家老字号的吧,肯定是。他家的灌汤包分量足味道鲜,薯片小姐你快尝尝。”你忍俊不禁,“周棋洛你快把一顿早餐说成美食节目啦。”

“哈哈谁叫我是三寸不烂舌呢。”周棋洛故作无奈的耸耸肩。

你和周棋洛一起消灭了两人份的早餐,你感叹道:“估计我们午饭不用吃了,撑死了。”周棋洛抱着圆滚滚的肚子向后靠在椅背上,伸了个懒腰点点头表示赞同。吃饱喝足了,你开始把自己的疑惑甩出来。

“所以到底是为什么我才会被鬼给盯上啊。”

“体质原因吧,不同人的生辰八字不同,属性也不同。有人属阴有人属阳,阴阳相容此为道。已死之人化为鬼为阴。你身上的属性正好和此鬼,所以她缠上你。”(瞎扯的)

“……有什么办法可以消除吗?”

“当然,除掉就好了,等他下次再来,我就帮你解决她。你可别不信,我很厉害的!”周棋洛咋着眼睛看你有些洋洋得意,似是在向你邀功,活像一只翘着尾巴的大金毛,可爱极了。

“不过,你的体质有些特殊。”

“……怎么个特殊法?”

“就是,鬼们好像,都很喜欢。”周棋洛观察着你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说。

“但是,你也不要太担心啦,有我在,你不会受伤的。”周棋洛看着你额头上的青筋跳了一下赶忙安慰。

这种事还多来几次?有没有搞错?你想死的心都有了。

“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你没有桃木剑什么的?就算没有桃木剑,做法的东西也是有的……吧?”你好奇的上下打量周棋洛,心里幻想着周棋洛举着桃木剑跳大神,忍不住笑出了声。

“……”

应你的要求,周棋洛从个小柜子里拿出了一叠黄纸,说是用来写黄符用的,你看着一叠废纸一样的批发货,突然又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应该相信周棋洛这个自称术士的神棍了。万一等会儿他就摆上签要给你算命怎么办。在你好不容易收住飞往天际脑洞时,周棋洛已经摆好了笔墨纸砚站在桌边。你好奇的跟到周棋洛身边,看着他端好毛笔悬肘悬腕,沾墨落笔。

周棋洛的手很好看,至少在你看来是这样的,一双手骨节分明胖瘦匀称,拉起袖子写字时,腕骨清晰可见。修长的手指捏住笔杆,笔走龙蛇。周棋洛的落笔极为苍劲有力,看得出是经过日积月累练就的。

三张黄符成功出炉,你捧着一张凑到近前,墨迹还未干透,可以闻到隐隐的墨香。周棋洛的手还未停下,他的眼神透着与往常不同的专注。没有了往日的喧闹,整个屋子都有着一种压抑的寂静,空气似乎都凝固了。

你打量着周棋洛,从眉宇到鼻梁,从专注的眼神到行云流水的动作,最后停在嘴唇上。好想亲他。你被自己这时的想法吓了一跳。赶紧伸手拍拍自己微红的脸,一边思索最近自己是不是脸红的次数太多了。

你该不是喜欢上这个家伙了吧!

这个大胆的想法跳到你的脑海,然后就挥之不去了。毕竟这时的周棋洛真的很迷人。

周棋洛落下最后一笔,把毛笔往旁边一搁。抬头看向你的方向,看着你拍脸低头,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疑惑出声:“薯片小姐,你干嘛呢?抱歉啊,我一开始工作就会很专心,可能弄着弄着就会有些忘我。你要是觉得无聊可以去看看电视啥的。”你赶忙摆手表示不要紧。周棋洛看到后只得笑笑便拿去黄符和罗盘压在房间东北脚,看你疑惑,出声解释道:“东方,紫气东来,运气最胜,镇鬼。”周棋洛又在房子中央空地上用朱砂画了个特殊的阵法,外行人看来就是一些弯弯曲曲的线,一点联系也没有。可是真的精通的人就会发现,这些看似毫无关联的线,实则构成了一个精妙的法阵,这里面的时候精髓可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读懂的。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现在就等那鬼再次上门了。要是那鬼就此退缩,可就白费了周棋洛精心设计的一场盛宴。可你这时,心底却藏了一丝异样的情绪,竟暗暗期盼那鬼来的,在晚些。







TBC.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