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曦橙子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周棋洛x你】我来保护你(上)应该是灵异向(?)


*神棍周棋洛x普通上班族你,女主遇鬼体质

*私设如山,ooc致歉

*文里妖魔鬼怪纯属瞎编

*最后欢迎来看啊!

————————————————————

    你就是一个普通上班族,天天朝九晚五按部就班的工作,自谬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可是偏偏坏事就砸在你头上。

    你总觉得自己撞鬼了。

    从前你一直是有事找警察的唯物主义者五好少女,最多就是在单身路上咒骂几声老天。这也有错?就几句国骂而已啊,老天爷你要不要这么想不开?!你快要抓狂了。

    也就这几天吧,你一直觉的有人在盯着你,好好的走在大马路上那眼神就一直不散,但偏偏一回家就没了,弄得你说什么也不是。这让你都快要觉得最近是不是得了什么精神疾病,要不要去看看心里医生什么的了。在你第二十三次在觉得背后有人窥视的情况下走进公厕时,你终于崩溃了,你抓着头发想死就死吧,管它是人是鬼,跟了你这么久也算是有毅力,见他一面总比被搞得神经衰弱的好吧。

    你打定主意就向人群稀少的地方走去,忍着一股子霉味踏进一条巷子,往巷子深处走了两步,背后似乎被视线锁的更紧了。在你确定除了背后那一道视线之外没有别人后,你猛地转回身,眼睛里撞进一个金色的毛茸茸的脑袋,一双碧蓝色的眼睛像深邃的湖泊,似乎要把你吸进去。但偏偏是这样一双本应该淡漠的双眼,却在与你对视的一霎那弯成了月牙,他躲在巷子的拐角冲你招招手,“hi!”

    阳光镀在他身上,可真好看啊,你暗暗的想。

    也就一秒钟,你就反应过来了。靠!耍老娘呢。“hi你个大头鬼啊,你是什么人,跟着我干嘛?”见你反应过来,那人又笑嘻嘻的说:“诶,被你发现了啊,实不相瞒在下周棋洛,是个术士。路上偶遇发现你印堂发黑,此为大凶之兆,为以防万一所以才日夜跟着姑娘嘿嘿。”装腔作势油嘴滑舌你在心里给那人定下了标签。金发碧眼说自己是术士?自己看上去是那么好骗的?你气恼的看着周棋洛问

    “……说人话。”

     “意思就是,你最近容易撞鬼。”

    “……”哈??

    周棋洛抬脚朝你走了过来,脸上还是带笑的模样,手从裤兜里掏出一块玉吊坠。来到你近前双手环过你的脖子,将吊坠带着你的脖子上,在你耳边轻声到:“还是预防一下吧,这吊坠开过光的,可以保命。”声音温柔也严肃,你的耳朵被温热的气息弄得痒痒的,脸颊也有点发热,却意外的觉得他的声音很好听。一个愣神一张纸片就被塞到你手里。周棋洛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这是我的联系方式和地址,有什么事就来找我吧,我等你。还有玉佩的钱等有用了再给我吧,哈哈放心不贵。那,再见啦薯片小姐。”周棋洛回头冲你行了个搞怪的军礼,跑了。什么嘛,你不就是多去超市买了几次薯片,怎么就得了这么个名号。你低头看着自己胸前的吊坠,什么术士,就是个神棍!现在神棍都可以强买强卖的吗?!!这么高端???

    你带着满腹猜忌回到家,一个大字型把自己拍在床上,脑子却一刻不停的循环播放周棋洛对你说的话。靠!要不要这样啊,还印堂发黑,要不要这么衰。你使劲摇摇头似乎想把这些奇怪的话甩出脑袋。那起手机准备订外卖。

    “啪”

    停电了。

    “……”你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挣扎着把自己从柔软的大床里拽起来去看电闸。奇怪的是电闸明明开的好好的,你心里漏跳一拍。不是吧,这么给周棋洛面子,他说遇鬼就遇鬼?是在不是你多想,早上有人跟你说最近你可能遇鬼,晚上就莫名其妙停电,电闸还好好的。这是个正常人都会往那边想好吧。你哆哆嗦嗦的转过身,用手机的手电筒在屋子里转了一圈,诺大的屋子寂静的可怕,只有你自己的呼吸声清晰可闻。什么都没有。你稍稍安下心来,单手抵着胸口安慰,安慰着砰砰乱跳的心。心里责怪自己咋还真信了周棋洛的鬼话。

    “硌。”

   黑暗的房间里这声音太过清脆,让人想忽视都不行。

   你可以清晰的辨认,那是磨牙声。你下意识的辨认,一股寒冷从脚底蔓延到心上,你没有磨牙,屋子里也没有别人。没有,人。你眼睛不自觉的时候往门的方向撇,心想你现在跑来不来得及。刚想迈步,你却突然收力仿佛被钉在原地一般,眼睛直直的盯着玄关旁一米高左右台子上的玻璃镜,镜子中反射着一团黑乌乌的东西在慢慢挪动。你心中一怯,生活常识告诉你那黑乎乎的东西像极了人类的发顶。这是小孩子?但那清晰的磨牙声提醒着你,这么矮的小孩子,牙还没长齐,怎么可能磨牙磨的这么大声。一个想法突然在你脑海中跳过,你机械般的转过头,因为脖子太过僵硬用力,骨骼发出一串咯咯的响声,在这诡异的气氛下显得格外恐怖。一个黑色影子在黑暗的包裹下若隐若现,你眯着眼试图让自己看的更清楚些,那团黑影就已经动了,你咽了口口水,将手机按亮,在手机屏的照射下你终于看清了那团黑影,一个长发女人跪爬在地上,你头皮一阵发麻,冷汗湿透了你背部的衬衫。那长发女人试图向你靠近,你本该拔腿就跑,但此时你的双腿仿佛灌铅一般,一阵阵发软。别说跑了,连站都站不住,只能靠手在墙壁上勉强支撑。那鬼影匍匐着贴近你,那东西的发顶几乎快要贴到你的鼻尖,一股霉味直冲鼻腔。

    你眼皮一跳,那似曾相识的味道让你立刻想到了早上的小巷。你只觉自己真是作死。再贴近一些,你发现那东西的脖子竟以一种诡异的样子扭曲着,仿佛被人拧了一圈一样。咯咯的磨牙声似乎就在耳边。在手机屏幕黑下的一瞬间你终于崩溃了,你发出一声惊叫,那东西也发出一种破布撕裂的沙哑声。

    “啪”的一声。玉碎的声音伴随着电灯亮起。眼前什么都没有,就好似刚刚发生的都是一场梦,但空气中淡淡的霉味,昭示着刚刚一切都不是幻觉。

    你终于像是梦中惊醒,看着碎了一地的玉片,颤颤巍巍的将手伸进口袋,攥住周棋洛给的纸条,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紧紧捏在手中。你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恐惧夺门而出。

TBC.

评论(6)

热度(16)